• 66-70(1/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9鲜币第066章偷窥无罪限

          “书画……”林浩刚刚喊了一声,就呆立住了,为什麽会有一名女子在与书画……

          柳嫿看到林浩来了,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他看到了这样的画面,会怎样想她呢?喜的是她得救了,雨媚再这样下去,她真的羞得没法见人了。

          雨媚也尴尬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仔细打量著冲进来的男子,他不同於骆长歌的阳刚之气,却多了一些少年该有的青涩,虽然不是小麦色的诱人肌肤,但唇红齿白,肌肤白皙,也别有一番诱人味道。最要命的是那双略微挑起的丹凤眼,给人一种不羁中掺杂著魅惑的感觉。

          “你是谁?”雨媚忍不住开口问道。

          林浩有些不喜眼前的女子,之前见她在抚柳嫿,心中虽然觉得香豔,但也感觉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了一般的不爽,於是语气有些生硬的说:“我叫林浩,书画是我的侍妾,进来这里也是被奸人所害,劳烦姑娘移驾,好让我与书画商议大事。”

          这明显就是在赶人了,雨媚心中有些不屑,什麽商议大事,明明就是打算滚床单嘛,不过这里确实没她什麽事了,可是她却有些迈不动步子,看了眼满脸潮红的柳嫿,她觉得自己身下又湿了一些……

          “雨媚,你……先回去吧。”柳嫿强忍著浑身的痒痛,虚弱的对雨媚说。

          这下子雨媚不走都不行了,她只得拔出那表面已经湿润了的檀木龙头,一步一步向门外走去。

          “书画,你身上毒又发了,都怪那该死的母老虎使计拖住了我。”林浩一边说,一边忙乱的拉扯掉自己身上的衣物,他清楚的记得柳嫿身上的这种粉红色,看来她快要受不了了。

          无需什麽前戏,林浩把刚进门就不听话挺立起的欲龙深深的送进了他眷恋著的花之中,却不急著抽,而是俯下头去咬柳嫿的耳垂,然後坏坏的说:“书画,想要吗?想要我可不能留恋那种死物的滋味。”

          柳嫿羞的差点找地洞钻了,她知道林浩说的死物是什麽,不就是说雨媚之前入的檀木阳具吗?“鬼才喜欢那个……啊……唔……浩……就这样……好……好舒服……”

          一听到柳嫿说不喜欢那东西,林浩就激动的动了起来,柳嫿也不受控制的喊了起来,她原本好听的声音因为一声声的浪叫,显得更加魅惑了。

          走到屋外还未离去的雨媚听到了这一声声的呻吟,立即觉得全身都酥了,双腿一软,不受控制的瘫坐在地上,她觉得心中难熬,便壮著胆子从门缝向内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