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友的联谊派对(1/17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女友的联谊派对嗯……随着我的吸啜,妍浑身抖了一下。我左手托着她丰满的乳房到嘴

          边亲吻,右手则攀到她的两腿之间,而老同学的女友也识趣地张开双脚,好让我

          的手指能深入她湿透的小肉缝。

          妍的呼吸变得急促,我熟练地抚摸着她的蜜屄儿,并以指尖有节奏地替上面

          早已充血的肉芽按摩,妍发出舒适的呻吟。经过无数次的交合,我早已了解我同

          学女友的喜好,爱液随着我指头的拨弄徐徐流出。

          我知道妍现在一定很想被男人插入,可惜正当我把阴茎对准妍的小洞之前,

          那半秃头的张先生已经早我一步,从后面把鸡巴完全插入妍的屄内。

          妍发出一声喊叫,我满不是味儿,但也明白到这是游戏规则。看着妍被面前

          的中年男子操得连声呼叫,一双大奶像吊灯般摇晃不定,我心中的欲火更盛,这

          时候曾太太趴在我面前,淫秽地笑道:小乖乖,也来让姐姐爽爽好吗?我作

          出一个喜欢的表情,头伸向曾太太的两腿之间,以舌尖为这妇人带来快感。

          说实在,我不明白强怎么会让曾氏夫妇加入,要知道曾太太本来就是个叫人

          提不起性趣的女人,而她丈夫曾先生的鸡巴就更是短小无比。好几次事后妍都跟

          我表示不愿被曾先生插入,说感觉比跟猪做还要差劲,但强却坚持曾氏夫妇是联

          谊派对的发起人之一,没功也有劳,不可能现在人数多了,才把他们踢出局外。

          我对此无可置喙,始终妍是强的女友,如果你认为把你那个只有20岁的女

          友,跟胸脯干涸得像非洲大地的曾太太相比是公平的话,大概没有人可以提出反

          对。

          小泽今天好乖啊,把姊姊亲得好舒服。我替曾太太口交了十分钟以上,

          女人发出骚浪的呻吟,潺潺流出的淫水沾湿了我整块脸庞。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曾太太,这样卖力地给她服务其实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

          自从上个月跟她经历过人生中最糟的性交以后,在可能情况下我是无论如何都不

          希望再次插入这个女人的身体。

          幸好这时候救星到了,在我感到舌头都要发麻的时候,下体感到一阵湿润的

          暖意,龟头上那灵活的跳动让我知道正替我品箫的是黄姐。

          黄姐是派对中年纪

          ↑返回顶部↑

          目录